sidebar 隐藏/显示
2010-02-28

今天是正月十六。元宵刚过,风和日丽,倒也有一副太平景像。吃过了汤团,看着外面艳阳高照,便拿了本书去小区绿化带里坐坐。绿化带里有条石子路,是用卵石铺的,多是黑白黄三色,铺路时倒也用心,随心拼出些图案来。路边的梅花开得正盛,一点点粉红的梅花瓣落在石子中间,时而能闻到一些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人想起曹元宠的“著时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了。

拿的书是张恨水的《春明外史》。第一次读这部小说时,我十八岁,如今四十有一。二十三年弹指而过,但读到开篇那首诗时,旧日情景恍在眼前。心远公词章极为可读,《春明外史》时他极爱《花月痕》,因此里面穿插的诗词极多,有时甚至有喧宾夺主之感,但这开篇诗里“养母何须造孽钱”一句的是好句。坐在已经半朽的木条凳上,掏出手机来和了一首:

  春来四野多泣鹃,欲行欲止只茫然。

  饥餐渴饮诚余事,水去云回又一年。

  警枕空留尘外梦,阮囊幸有酒家钱。

  敞怀独坐梅花里,闲看泥融养竹鞭。

  末二句写实也。天气渐暖,冬衣未卸,所以没把衣服扣上。而边上种着一丛竹子。临河而坐,看一只燕子掠水飞过,不必担心明天衣食,而且现在也不用去管禁烟令。点一支烟,随意抽一口,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春明外史》是心远公的成名作,较诸《金粉世家》固然有枝蔓之病,不够紧凑,但心远公才大,文字佳妙,当中的景物描写也饶有诗意,每读皆心向往之,真是好文字,值得用心揣摩。


评论

  • 阮囊幸有酒家钱,燕大这个节过的还不是凄风苦雨呀,想起自己,自叹自怜!

    任小媸 () 发表于 2010-03-01 17:31:28  [回复]
  • 《金粉世家》也是我向往的一部作品。

    () 发表于 2010-02-28 19:54:39  [回复]
  • 现在窗外鞭炮不断,只是自己没有从前那种元宵节的感受了。什么时候才有燕兄这样的悠闲呢?

    风尘子 () 发表于 2010-02-28 19:44:21  [回复]
  • 老大,你是不是最近比较舒坦,日子过得不知天地岁月了。。。。

    今儿个才是元宵呢。。。唉。

    一笛横 (http://()) 发表于 2010-02-28 15:39:48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