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隐藏/显示
2010-02-02

  老舍的短篇里,《微神》和《月牙儿》是两个风格相似的作品。尽管《月牙儿》更加圆熟些,可是我更喜欢《微神》。
  最早读到这篇作品,其实不是原作,而是《连环画报》里一个改编的连环画。画是油画,尽是些大块的浓色调,文字则是小说里的原文。当读到最后一幅下的那段“心中茫然,只想起那双小绿拖鞋,象两片树叶在永生的树上作着春梦。”心头就不禁一颤。那时还是个中学生,但中国文字之美已能初步体验了。那时我怀疑自己与兰波一样,也有从文字里看到色彩的特异功能,因为我读到那些喜欢的文字时,会极其真切地感受到色彩与质感。这是种很玄妙的说法,然后当时确实有这样的体验,就像长吉让我感到像外婆家那口旧衣橱上烫着金粉的雕花,义山则像是一些圆润的玻璃制品。至于乔张的散曲,是些鲜艳的蜡制工艺品。在这种变幻着色彩的阅读体验中,《微神》给我的印像就是一块老旧的墨绿色绒布,绣着的金线渐渐脱落。
  老舍的作品,最出名的就是《四世同堂》了,不过也一直耐不下性子去看。在那时的印像中,这些大作家写的,尽是些水平很高,很不好看的作品,所以读到了《微神》后,惊奇得几乎要叫起来了。写《四世同堂》的老舍,也曾经用如此纤细秀丽的文字写下如此充满了梦幻情调的文字么?实在让我想不到,就像后来读到萧红的《呼兰河传》,以及左联那五大烈士里的冯铿所写的一些完全新月派风格的情诗时一样惊奇。
  《微神》的情调要远远大于故事,所以在小说里故事已退居次要。“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后来分开了。她家道中落,等我从南洋回来看她,她因为打胎而死,躺在了一口薄皮棺材里。在恍惚中,“我”看到了她的鬼魂又以十七岁初见时的模样出现在身后,哀婉地说着一切。简单的故事,因为细腻而优美的文字而更加凄楚动人,以至于那些甚至有伤雕凿的文字也并不会让人感到生硬。因为《微神》,我第一次知道了老舍不愧为一个作家,青春的美丽与哀愁,他同样有过,也早已用文字把心中这支歌描了下来。
  这样的文字,才是活的,有生命的。我想。老舍的文字并不是唯美主义的,可是当他在抒写着内心的忧伤时,一样可以晶莹美丽得慑人心魄。所以一篇七千多字的小说里,开头一段完全没有情节,纯粹地抒情可以长达两千多字,却让人难以自拔地读下去。
  “我愿在你心中永远是青春。”
  这是初恋在老舍心中的回响吧。记得许多年前读到这一句,感到有种惘然,因为那时我还正值年少。许多年后,当我已经不再年轻,再次读到这样一句白话到不能再白的白话时,眼里却不禁有些湿润。我不知道在老舍写下这句话的许多年后的一天,当他绝望地投水自尽时,心中可曾想起那一段永远的青春?我不知道,也许许多年后,当我站在了“死”的门槛前,也未必会回忆起许多前年读到这篇小说时的感受,但只要曾经读过了,那也够了。


评论

  • “我愿在你心中永远是青春。”,世上有几人能做到呢?还是让那些值得爱的人在我心中永远是青春吧!

    风尘子 () 发表于 2010-02-10 12:26:50  [回复]
  • 是啊,只要读过了,也就够了。

    () 发表于 2010-02-04 17:13:09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