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隐藏/显示
2007-10-15

鹧鸪天
二十年前梦已阑,十年前记廿年前。

可能一枕南柯后,忆着今宵又十年。

 

枯木桨,逆流船,始知过眼总云烟。

此身敝屐终难弃,苟且偷生效瓦全。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