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隐藏/显示

http://blog.sina.com.cn/u/1405723103

2010-10-19
世事都如谎。

更难堪、愁怀未了,忧思难忘。

年少狷狂胸中血,终已无关痛痒。

吐不出、都成心恙。

今夜寒霖声声碎,替钱塘、江上添秋涨。

哀与乐,总成往。

 

 中宵雨扑秋窗响。

记曾经、囊萤夜读,者般情状。

人海浮沉空奔走,都付劳劳攘攘。

...
2010-06-28
这句话现在不太听得到了,也许是说过的人实在没脸再说。不过,在二十几年前,这四个字乃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不磨真理,想要否定什么就拿这四个字当理由好了。

国情到底是什么?先师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以人形为俑,在先师看来也是不仁的,但当时这就是国情,甚至还有杀身以殉。人殉这风商周为甚,到了唐代犹存,否则小日本当时怎么会视殉死为光荣,小山胜清的《宫本武藏》里,细川藩阿部一族就是因为想殉死不为藩主恩准,搞了个灭门之祸。如果当时也用这四字经当借口,恐怕现在纪...
2010-06-04
依惯例断食一日。但这几天当真感到老之将至,不复少壮,一整天粒米不沾已受不了,到了晚上还是吃了两碗饭。

纪念那已经忘却的,以及曾经年轻、不再年轻,还有永远年轻的生命。

2010-05-08
礼崩乐坏这四个字,现在说起来总带着一股遗老味。不过,假如心平气和地看一下的话,现在也确实是妖孽迭出的年代。

前几年,在群里听到说湖南台搞出了一个伪娘。虽然从来不看电视,也不爱看宫小路瑞穗,不过对伪娘这个词还是明白的,毕竟连归类于shemale或ladyboy的爱情动作片都看过,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不过,今天看了视频的时候,却实在无法接受了。

不能接受的不是那个打扮得像女人,声音也像女人的男人,也不是评委三番两次的打断,而是当中那股浓浓的炒作味。在这...
2010-04-09
周五的机票,参加小说阅读网的活动。今天也该是《贞观幽明谭》付印的日子了,这本书改得很是辛苦,改动得相当大,四川文艺社出版,先放一个封面吧。

今天去公墓给父亲扫墓,上山的人很多,这公墓大概也只有这几天才会热闹。记得去年冬至过后独自上山,山上一个人都没有。在最高处望下,满目坟冢,便感到一阵凄凉。而今天这样子,倒更像个节日。

想起《清诗别裁》里有一首潘高的绝句:黄鸦谷谷雨疏疏,燕麦风轻上鮆鱼。记得去年寒食节,全家上冢泊船初。沈德潜说此诗只风调可听,其实读来却觉淡淡的别有一番滋味,比沈德潜赞赏的那些诗好得多,看来渔洋的神韵到底比归愚的诗教更能让人接受。与妻子两人买了两盆花沿着山路上去,一盆放在了妻子的姐姐坟前,另一盆放...
2010-03-27
用谷歌,总也有十年的历史了。一直觉得谷歌好,搜出来的多,而且界面友好。据说百代可以搜出MP3来,但我已经不怎么听歌了,所以也从来不怎么用百度,就算谷歌退出了大陆,把服务搬到香港,我也仍然习惯用谷歌。

不过,这个习惯大概从今天起要改了。因为惊闻谷歌搬到了香港后,技术一落千丈,已经堕落成了一个山寨引擎,居然连许多很常用的词都搜不了。本来不信,不过因为儿子写作文要我查一下“李白乘舟将欲行”,结果一查,浏览器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成了空白一片,把我吓了一...
2010-03-23

朋友 - []

做一个人,总会时时面临选择。如果需要我在金钱与良知面前,我可能会选择前者,但我更会尊重后者。

一位朋友今天离开了,因为他选择了后者。他损失了很多,甚至在他离去的消息下去,都布满了奉命发言者的谩骂和嘲讽,试图让人觉得他是因为无耻而离去。

然而我知道,他选择了良知。

没有太多的话,是为纪念。

调寄《西江月》,咏的是清初史

一部蛙声阁阁,满朝冠冕堂堂。多灾多难也兴邦。不许刁民诽谤。    帝子千秋之寿,国家五世其昌。商工农士并优倡。奉旨颂歌高唱。

万世江山不易,累朝天子奇才。分茅列土早安排。传与儿孙后代。    国主端居大内,太师泪满香腮。尧天舜地幸何哉,只欠山呼百拜。

2010-02-28
今天是正月十六。元宵刚过,风和日丽,倒也有一副太平景像。吃过了汤团,看着外面艳阳高照,便拿了本书去小区绿化带里坐坐。绿化带里有条石子路,是用卵石铺的,多是黑白黄三色,铺路时倒也用心,随心拼出些图案来。路边的梅花开得正盛,一点点粉红的梅花瓣落在石子中间,时而能闻到一些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人想起曹元宠的“著时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了。

拿的书是张恨水的《春明外史》。第一次读这部小说时,我十八岁,如今四十有一。二十三年弹指而过,但读到开篇那首诗时,旧日情景...
2010-02-14
柳枝初放一枝春,

爆竹声声岁又新。

但愿夜长天不晓,

今宵犹是去年人。

2010-02-09
昨天买了个本本,配了个贝尔金的无线路由。只是昨晚上搞了半天,怎么都弄不通,今天没办法,让电脑公司的小伙子过来帮忙,结果是无线路由器的防火墙打开了,结果连不上去。贝尔金的路由器效果还行,隔了两个房速度也挺快,不过说明实在太变态了,连我都看不懂。好在现在总算弄好,今天晚上就一直用这本上网,还上了两本电影。躺床上上网,实在和坐在椅子上上网两种感觉,倒是有趣得多了,以后可以就用本本写点东西。

2010-02-02
  老舍的短篇里,《微神》和《月牙儿》是两个风格相似的作品。尽管《月牙儿》更加圆熟些,可是我更喜欢《微神》。
  最早读到这篇作品,其实不是原作,而是《连环画报》里一个改编的连环画。画是油画,尽是些大块的浓色调,文字则是小说里的原文。当读到最后一幅下的那段“心中茫然,只想起那双小绿拖鞋,象两片树叶在永生的树上作着春梦。”心头就不禁一颤。那时还是个中学生,但中国文字之美已能初步体验了。那时我怀疑自己与兰波一样,也有从文字里看到色彩的特异功能,因为我读到那些喜欢的文字时...


2008-06-28
这几个月好像进步也不算太大,不过对于画画我是门外汉,应该还挺不错的,画得很可爱。希望他将来比我要强得多。



写《西摩妮》时,我引用了卞之琳译的《死叶》。这首诗是古尔蒙《西摩妮集》中最有名的一首,卞之琳也只译了这么一首,不过网上从没有人放上去过,只有戴望舒的一个译本。戴望舒译笔不差,但与卞之琳一比,就逊其自然了。后来查了查,有的小朋友把我引用的几句和戴望舒译本揉到一起,算是卞之琳译本,这实在有点对卞戴两位诗人的不尊敬。还是把卞之琳的真正译本全放上来吧。我用的是湖南人民八三年版《英国诗选》中版本,与卞之琳最早的译本也多少有点不同了。

    &nb...
2007-10-18
心憂不成寐,夜中三四起。

一生如一夢,知歷幾生死。

遙遙夜未央,憂心終難已。

2007-10-15
鹧鸪天
二十年前梦已阑,十年前记廿年前。

可能一枕南柯后,忆着今宵又十年。

 

枯木桨,逆流船,始知过眼总云烟。

此身敝屐终难弃,苟且偷生效瓦全。
2007-10-14
其一: 

見說光陰如過客,滿目蔥蘢,轉眼枯黃積。枝上陳柯聲槭槭,年年猶有秋風識。

病裡白駒紛馳隙。前路茫茫,歸路還無覓。漫道人生應滿百,而今早去三之一。

其二:
今日雕梁連畫棟,猶記當初,累累皆荒塚。瞬息繁華成底用,他年又剩兒孫慟。

草草浮生誠一夢。蟣虱生涯,命定非龍種。骨鯁經年都瘛疭,何當嘔出心中痛。

 

...
平生自诩北溟鲲,涸辙洋洋亦谢恩。
已惭身似雕龙奭,莫羡人争弼马温。
愚鲁终难歌帝阙,栖迟好去觅衡门。
轮囷根柢万乘器,总与春禽养子孙。
共1页 1